嘟嘟王

薄言情语,悠悠天钧。

 

我最匮乏的其实是和事物——和另一些人,产生关系的能力。

 

真的很想你,也是真的讨厌儿女情长的自己

 

大概是一种“你等我出门买个可乐”然后等保质期过了再回来给你喝的心情。

 

记住此刻这种得意,它应当是你羞耻的源头。

 

理论派的尸体在山谷中的回响

 

抒情是很简单的事,情一到,嘴一张,话自己流溢出来,未及落地就面目全非;感情从来都是当下的,速朽的,维持它的方式是习惯,驯化其中的激情,可激情同时是感情里最有趣的部分。而理论需要耗时耗力,咬紧牙关,刑讯般逼迫注意力和记忆力,疏离脉络一如解开成团的风筝线,窥伺前人落笔的步骤,缓慢而痛苦地扎入重压之下的地面,才可能取得一些微末的成就。所谓犯其至难,图其至远,当社科学者应该比当情话博主有意思多了。比起表露虚浮的自我,我更愿意去阐述一些对世界的误解。

  1

爱是恒久掩盖背叛

 

离浪漫主义远一点

 

一米八的床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生活逼到打横睡

 

我的房间像是用衣服拼凑起来的乐高玩具。

 

被唬得头头是道的

 

“艺术家较之其他行业的人有一个有利的地方,他们不仅可以讥笑朋友们的性格和仪表,而且可以嘲弄他们的著作。”毛姆,笑死

“同情体贴本事一种很难得的本领,但是却常常被哪些知道自己有这种本领的人滥用了。他们一看到自己的朋友有什么不行就恶狠狠地扑倒人们身上,把自己的全部才能施展出来,这就位面太可怕了。同情心应该像一口油井一样喷薄自出;惯爱表同情的人让它纵情奔放,反而使那些受难者非常困窘。有的人胸膛上已经沾了那么多泪水,我不忍把我的再洒上了。”

 

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快活的一段时间了

 

远没有建立每天必须讲一句话的关系

 

作为最贴近女性大保健的染头发的全过程就好像被多位花哨青年架在了手术台上一动不能动染完之后则像失去蛋蛋的狗一样愧于面对任何人

 

“我二十岁的时候从未觉得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我二十岁的时候也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等你到二十三岁的时候就会这么觉得了。

 

William James说感情是内脏的变化。这变化形成了动作的趋势,本身是一种紧张状态,发动行为的力量。如果一种刺激和一种反应之间的关联,经过了联系,已经相当固定的话,多少可说成为自动时,就不会发生体内的紧张状态,也就是说,不带着强烈的感情。感情常发生在新反应的尝试和旧反应的受阻情形中。

从社会关系上说,感情是具有破坏和创造作用的。感情的激动改变了原有的关系。这也就是说,如果要维持着固定的社会关系,就得避免感情的激动。其实,感情的淡漠是稳定的社会关系的一种表示。

(《乡土中国》)

 

要正确作出决定,只需体验过欢愉的尽头

 

镜子比弗洛伊德可爱

 

早睡早起,三餐规律,长命百岁,前程似锦。

以上可能一项都做不到。

 

“人生的重大决定都是在醉酒的时候作出的”

 

牛逼啊命运,不能不服

 

Sx喝醉打电话过来,聊了一堆前同事离职后的困境,我说你怎么为别人想那么多,他说他也会为我想很多啊,我问,比如,他说,比如万一我考研没考上,就结婚吧,我问那考上了反而不结吗,他说考上了前程似锦,就不着急了,身边优秀的人那么多,看上谁就是谁,不一定非他不可,地球缺了谁都转得下去。听得我难过。

 

讲道理一个菜系里的菜品好歹得有点章法吧,就是说共同之处,嗜辣,或爱吃甜,汤汤水水多不多。只有北京菜,每道都是实验艺术,放暑假的小孩拎着路上捡的一袋豌豆被爸妈锁进了厨房之后产生的那种。

 

写作者的私人情史本来就是为了让读者从修辞学角度进行批判诞生的

  2

人生都进展到这种程度了还不给存档点,有点过分了吧

 

看到“我”这个字,会很难受。

 

接昨天的。最近在看乡土中国,发现基于汉语和中国本土社会的学术书,读起来文字的亲和力要高很多。包括之前读过的陈平原写武侠、李泽厚写历史、王力写诗词格律、张明楷卷帙繁厚的刑法学,全都是睡前故事般娓娓道来的感觉,没有一个费解的词语。就会想,为什么和国外的著作,和黑格尔,海德格尔、康德之流,迥然不同,后者每一行都难以理解,需要生吞硬咽,反复咀嚼。后来醒悟过来,是因为外语语法结构过于复杂,如果要学术地解释一个概念,定语极长,所以才生造出许多名词,以其概括概念,再以内涵复杂外在简略的名词作为一个更加复杂概念的构成部分。以至于有许多人,包括我自己,对意向和隐喻的偏好,其实是受到了译作习惯的不良影响。

 

"我好像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中午给xyy看了点东西,她说:这是名词霸权主义啊。是应该有一定的理解门槛,但不能人为制造障碍。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确实比较喜欢浮夸的风格,因为相信克制之后就能抵达质朴和精准,反之不一定有那么强的语感吧,一种宁愿撑死的饿殍型人格。就还挺羡慕xyy那种写起东西来老老实实的,能一个字绝对不两个字的。然后在电梯口终于忍不住问她:名词霸权主义会希望被用名词霸权主义来概括吗。。。

 

© 嘟嘟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