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王

薄言情语,悠悠天钧。

 

Inner piece

  1

说完“好想玩”之后想听到的才不是“玩吧玩吧”呢,因为我妈绝对会说“才多久啊快滚去看书”严苛让我感受到母爱,沉默不语各干各活是亲情氛围

 

我爸脏兮兮的,我妈有洁癖,所以我只要做到给别人一种干净的感觉就够了
但这也不该是,我翻开一本新买的英语阅读书页里有一只压扁的溅射状的苍蝇滴理由吧

在猫咪咖啡馆喝泡沫妆的饮料总会想是不是猫的口水什么的

 

啊啊啊啊我真的受不了10句话里九句都要带颜文字和语气词剩下一句是表情图片的男孩子,能不能不要跟我说话了,之前因为聊天喜欢带波浪线还拒绝过一个师兄的表白,can we talk as两个理性的成年人

 

讨厌啦

 

我妈在睡着的状态下给醒着玩手机的我掖了一下被子

 

偶滴梦想是做一个废物
所以现在偶米有梦想了

 

摸黑看中国有嘻哈
对面床的李郎: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大概是毕业之前,有人跟我说,我以为欣赏音乐,阅读文学是非常高雅的乐趣,其实根本毫无意义
我:……
李郎:跟我说这个话的人,现在已经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就
我:干啥的
李郎:浙江科技学院的教授
我:……

 

太可怕了吧呜呜呜呜

 

为避李郎离家园 李郎=我爹

 

师兄,你可以

 

我就存一下

前两天群里有人在聊,BAT之后,互联网还有什么新的投资/创业点。我想了一下,可能还真有。虽然互联网发展到了今天,基本上你能想到的点子都已经被人想到过了,但有些点子就是属于那种,前几年的技术还不成熟,现在正好到了即将孵化出成熟产品的临界点。

BAT里面做的实际上都是人和资源之间的优化匹。B做的是人与信息之间的匹配。A做的是人与物质之间的匹配。T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匹配。当然现在B已经不行了。如果把匹配的左侧从人换成物,那就是物联网,是另一个话题,已经被讨论得太多。而在匹配的右侧,除了信息、物品、他人之外,也还是有潜力可以挖掘的。

我们以前说到现实中存在的六要素,就是时间when,地点where,人物who...

  2

两年没见的阿宅同学把以前聊天必带的颜文字全都替换成了句首的“唔”、“呃”、或者“唔呃”
难以形容这种变化…

 

为爱情流泪算什么,我到现在还相信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呢

 

晚熟是因为长寿!

 

马克思哲学辩证到显得圆滑,什么既有限又无限,既对立又统一,又像放屁又不可能出错,但这套观念却孕育出了最尖锐的对立,破坏既有一切的冷酷无情,被正当的暴力,被正名的屠杀,和真理的可能性。不像任何目的仅仅是个人幸福的哲学一样,它选择了一条困难的道路,从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把目标放在了全人类最根本的福祉上,可以说是哲学里的中二病,中二病里的乡愿,乡愿里的朋克了

 

“时间和空间是物质运动的存在方式”,有没有种人类是永动机的感觉,吃饭睡觉打游戏都在为宇宙膨胀作贡献,众志成城地聚拢在时间这堵高墙背后推着它缓缓向前,生老病死都是踩踏事件。

 

行有余力,然后学文,文学好了,然后爱人

 

如果说有什么想成为的人,大概是参孙吧

 

做人好难哦,真想发明时光机回到我爸爸小时候教育他要好好奋斗啊!

 

考完试想做的事list
写完1个小说儿
学视频剪辑
考托
jlpt一级
剪掉小肚子

 

试问又有哪一位辩护人不想扰乱一次法庭秩序

 

洛丽塔,我生命的光芒,我下体的欲火。我的原罪,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在上颚轻弹三下后抵住牙齿。洛。丽。塔。

早晨她是洛,平凡的洛,身高四尺十寸,袜子只穿一只。提上裤子她是萝拉。学校里她是多莉。名册上她写的是多洛雷斯。但在我的双臂间,她永远是洛丽塔。

她的出现可曾有过预兆?当然,她有。老实说,也许根本不会有洛丽塔,如果我第一次没有爱上一个女童,时值某个盛夏。地处王子统治下的海滨之国。啊,是什么时候呢?那个夏天我的岁数,几乎和我等待洛丽塔出生的时间一样长。你永远能指望杀人犯写出一手绝妙的文章。

陪审团的女士们和先生们,我展示的第一项证据将会令天使们燃起熊熊妒火。那些受骗的,单纯的,羽翼洁...

 

行政法这条命可以说是visio给的

 

西瓜好吃吗。喜欢吃西瓜,究竟是因为西瓜好吃,还是因为西瓜常见、便宜,吃起来也很简单。

概念不只是概念本身而是其意义的mix。设想一下拥有一把勺子变成一件很费劲的事情,在水果摊上切半个或是一小块不再被允许,每一小口吃完手指都会变得黏糊糊,或者嚼起来突然变得和苹果一样坚硬。我会不会变得喜欢香蕉?

相对性让人感到沉重。当下不过是恰如其分的巧合。

theremore明天下午的餐后水果,sentenced。

 

工业社会怎么可能不催生反叛

 

没书念,睡不着,每天吃药,家里弄得一团糟,恋爱从来谈不好,写的梗都不好笑,微博粉丝还那么少

 

在日用品捆绑销售的电商阴谋里感受到了身为松鼠的乐趣,半年不用出树洞那种

 

这本书也太好siao了⑧

 

其实我…一点燕园情节都没有啊
只是,晚了两年还考本校太丢脸
人大名字太难听
暂时还不想回南方去
至少在一件事上希望得到最好的

  1

© 嘟嘟王 | Powered by LOFTER